西西弗斯之歌

食隙碎笔

大抵是今天比较疲惫,天阴沉,下着绵延的细雨。回南这种闷热潮湿的气候在往年通常会在清明前结束,今年却在清明后突然出现,让人有些郁郁。

提前自我结束无聊且无意义的公司晚会,回家叫了个便当外卖,吃饱之后睡意就像潮水一样涌来,差好几次我是想闭上眼睛就睡觉了,只不过想着头上的发泥都还没洗干净,洗衣机里面的衣服还没有晒,又强撑开眼睛。最后躺到没这么累了,就去洗澡。后来晒衣服的时候觉得,天气这么潮湿,大概工装过两天也不会干,今天的衣服又要再穿一遍,就突然觉得背上有些发痒。就算我很爱南方,但我真是很讨厌回南这个天气,比其他任何天气都要讨厌。

我突然想去吃点东西,时间已经是晚上11点,但我还是决定出门。

东莞并不像香港一样,是个不夜城。穿鞋子和套上风衣的间隙,我有些想起那些半夜漫游的城市,譬如半夜的上海,凌晨的香港和成都,通宵达旦的广深。我并没有去过很多城市,只好想起它们。也想起Empire State Of Mind里面的一句歌词,In New York, concrete jungle where dreams are make, oh, there's nothing you can't do. 在大都市里徜徉是会有时有这种感觉,如果在深夜里逛一下,你甚至可以独享这种梦幻梦想。

当下我便没有迟疑,锁好门就走出去找下一间全家或者711。

很热,很潮湿。走两步路就感觉脖子上会起些细密的汗,浸湿领子。路上的行人已经很少了,这时候的东莞会让人感觉有些稀稀落落。尽管市政府想把这个十字路口打造成珠江新城一样的城市CBD,破落无人修葺的地下隧道却显得力不从心。更何况一有回南天气,地上就会湿湿的,经路人踩完之后,就是副乌七八糟的模样。晚上的地下隧道就已经只有零碎的两三人在走,隔三五步就会摆着一部现在炒得火热的共享单车,零落。

但是穿行完地下隧道走上路面又是另外一幅光景。坐落中心的住宅区,家家户户会有很多亮着的灯,透过窗户照亮城市。很多高楼大厦的外墙灯饰也会通宵达旦地亮着,像路灯一样。平时车水马龙人潮涌动的中心区,在这个时间显得有些荒凉。就算再怎样号称不夜城的城市都是这样,香港如此,北上广深如此。

写字楼下的汉堡王和KFC虽然亮着灯,但已经不营业了,店员在里面做着清洁,其实我还挺想吃肯德基的老北京鸡肉卷和墨西哥鸡肉卷,因为真的挺久没吃了,况且我小时候还非常喜欢吃。但我想着不远处就有家24小时营业的全家,我就变得很舒坦,这种“知道他一定在我身边”的感觉,我以前也说过,它比恋人更要让人觉得可靠。

所以转眼间,街景都变得明妙而不可言。远处树下有一对情侣在亲热,男的衬衫头几颗纽扣都没扣上,不知是他独特的个人打扮还是女的解掉,而女的穿着丑的连衣裙,丑的肉色丝袜,丑的高跟鞋。对,他们两个都长得不好,品味不好,但接吻的瞬间很美好,美好到我想掏钱去全家买一盒安全套(家庭转)送给他们。

而东莞的高楼不像真正都市里面的摩天大楼一样,抬头会看不到顶,心生渺小之感。抬头可以看见他红色的不停闪烁的航空警示灯,会让你对这些写字楼有些亲近之意,因为顶楼不再遥不可及,concrete jungle where dreams are make, oh, there's nothing you can't do. 

想起半夜广州和香港,街上也是零落的行人,摩天大楼上面不规则地点缀着办公室的灯光,大概里面是相信there's nothing you can't do或者my boss is going to suck my dick的加班小员工。广州路上就只有路上,转角会见到很多便利店,附近的人也能通过车仔面,乌冬,碗仔翅和其他加热后的速冻丸子果腹,这时候加一瓶怡乐的柠檬味啤酒的话,会很好喝。而香港的话,半夜不会有食环处的巡警来捉走鬼。除了街头一间711街尾一间ok之外,还有很多手推车,里面有炒板栗,混酱猪肠粉及咖喱鱼蛋碗仔翅。如果运气好的话,又或者你徜徉的是旺角街头的话,你会在十字路口看见永不打烊的熟食店,里面就是,feast。酱酿三宝是从来不会让你失望的,永远都是煮沸的卤汁锅边放着各类有着好看卤色的牛杂及几大条晶莹熟透的白萝卜,炸大肠更是街角熟食店的明珠,那好吧,炸鱿鱼须就是第二粒明珠。试过在寒夜里面因为订不到酒店走在旺角街头,吃完熟食店的各类及就在熟食店隔壁蹭热度的碗仔翅,我决定去麦当劳过夜。去完夜店的人在垃圾桶旁吸烟及呕,麦当劳里有一对男女聊了一整晚不知道什么内容的哲学,有睡着的流浪汉被服务员拍醒,说我们店里不可以用来睡觉。

当我回想起那些内容的时候,我觉得城市会因为这些变得丰满起来,平时到处是人挤成肉酱的地铁站,街道,写字楼,并没有这种风味。或许是平时白日里,身边拥挤的人群都在跟你瓜分都市的美妙幻想,你只能分到city which is made by dreams的碎隙,很甜美但是转眼间就品尝完了。终于在深夜里,徘徊在寂静无人的街道上,你可以独享这些美妙,你觉得世间妙不可言。

我瞬间觉得没人上班的东莞也很美,然后走进全家。雪糕机因为要消毒而不能出雪糕给我吃,我买了水蜜桃味道的冰茶,然后看了一眼冰柜,一个进口的牛奶雪糕三明治真是很诱人,虽然要20块钱一个,但我还是买了,店员还没把钱找我我就打开来一口咬下去,浓郁的牛奶味甚至会冲到鼻腔,真好吃。

听着音乐偶尔swing一下身体,摇摇摆摆轧马路走回家,我想今晚是个很好的夜晚。闷热,潮湿,地面不尽干净,没有星星和月亮,脖子和额头上满是细密的汗,是个美好的美妙的夜晚。

   
评论(1)
热度(2)
我们谈论性和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