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弗斯之歌

梦境制造公司

呃,你们好,我叫李察。今年二十六岁。

我的黄皮肤大概是遗传于外祖母,她是地道的东方人。也多亏了我帅气的老爸给了我一头好看的棕色长发和清澈的蓝色眼睛,我们公司的几个妞可是每次快要到顶点的时候都会让我盯着她们,她们说我的眼睛特别好看。

噢对,我们公司,文艺一点叫做造梦者(Dreammaker),但纳斯达克管我们叫梦境制造公司。而我是洛杉矶分公司里面的一名检察官。


二十年前出了部有名的电影《盗梦空间》,七年前,里面让人入梦的药被我们大老板约瑟夫造了出来,美国军方试用了两年,发现战略意义不大,转而推行平民化。

真是见鬼!这种成瘾性的药物竟然被当做娱乐手段来推行!布什三世那个混蛋还真采纳了军方的意见!

还好我们约瑟夫大老板聪明,配套弄了另外一种终止梦境的药,叫做Awake,而入梦药我们叫做Come-on,另外用药者还必须植入一块电脑芯片,以便我们监控。(但我也知道我们老板因为这块芯片大赚一笔。)


而我们检察官就是负责监控。


这不像是中情局那些基佬做的全方面监控以获得情报,拜托,我们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公司,好公民。我们只是预防因为芯片故障而造成的梦境交织,或者是因为Awake没能及时发挥药效,而我们顾客梦境的延展超乎意料,这时我们就要及时终止了。当然还有很多千奇百怪的情况。


但我们却不会用这种药。


三个月前,纽约分公司,曼哈顿的一位女顾客正在以埃及艳后为蓝本入梦,可是因为芯片故障,她的梦境与布鲁克林一位以带到黎明破晓时的男顾客交织。

最后埃及艳后被火车轧死了,而那位男顾客正欣欣然地在餐车里谈恋爱。


关键是那时候的检察官在开小猜。错过了微电流激醒的最佳时期。

而埃及艳后最后被鉴定为脑死,而我们老板则付出了2.4亿美元。


偶尔会有检察官偷偷跑进别人的梦境,但也只是十分十分偶尔,检察官们见过更多用药失误的例子,我们比我们的顾客更知道这种药还有一些漏洞,所以我们更怕死。


这大概像是以前那些泰国毒枭,他们的组织只贩毒,不吸毒,一旦有吸毒的人,都要枪毙。

不过现在他们没得枪毙了,因为他们买不起枪,Come-on和Awake已经完全取代了毒品。

虽然他们也是毒品,但政府却让这种吸毒贩毒都是合法的。

我一度认为政府和我们公司有着什么样的阴谋,也想着自己像那些超级英雄那样打破他们的阴谋。但我却一直找不到证据和线索。而类似的梦境一直在被我们的顾客反复使用。


所以我只好每天在值班时间,盯着立体屏幕等待梦境故障,然后对着空气点几下发出微电流叫醒我们的顾客。


我也很想用药去体验一下侏罗纪或者希腊神话的梦境。

但我知道我肯定不会用药的,死也不用。


———————————————————————————————


”叮叮叮!!!“

”起床啦,等下还要去上大英!准备要考四六级了喂!“

”知~道~啦~!“

梦笙的室友叫着他起床,然后自己重重地关上了宿舍门离开。

梦笙揉揉惺忪的睡眼,挣扎着从被窝里面出来。

 
2013-09-04
/  标签: 造梦者随笔
1
   
评论(1)
热度(24)
  1. 胡祥锦。西西弗斯之歌 转载了此文字
  2. 格洛斯特西西弗斯之歌 转载了此文字
  3. 疯少西西弗斯之歌 转载了此文字
  4. 栀子花开西西弗斯之歌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井底之蛙09
  5. 夕拾西西弗斯之歌 转载了此文字
我们谈论性和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