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弗斯之歌

拌嘴日常

最近我时常觉得累的,我知道生活都不是那么顺遂的,只是如此的不顺遂也是让人措手不及,从九月份以来真的是任何一件事都没有做好,没有任何的东西可以做成功。如果不是这样自己也不会衍生出“我好无用”这些念头吧(笑)。

期末的时候总是在互相询问大家的近况,毕竟申请学校的申请学校,找工作的找工作,并没有很多人能够如愿找到自己喜欢的工作。我说我也没有找到。有时他们就说你要求太高啦。可是我也时常在想,如果我转而找一些低一个级别的工作,这岂不是就是认输了?我还并不确定我的能力能不能配得上我的野心和进取心,但是我不想啊,我不想这么快就认输,就承认自己确实比别人差。我还想再挑战一下,我还想再试一下。


至于跟她啊,还是这样吧。

不过她不太喜欢跟我讲情话,也不喜欢我讲情话。于是我只好这样间接地给她说几句。

前不久看她的写的日志,原来她也会跟我一样,半夜睡不着的时候,想着想着东西就会自己哭起来。我还以为她不会呢,她可以抵御很多的干扰,但有些时候人还是会很脆弱,她也有这样脆弱的时候,而那天晚上我还很不客气地跟她说话,第二天醒来歉疚了很久。

于是我在微信上打了很多很多的话,我有时还会害怕这样的长篇大论会让她看起来很有压迫感,但我相信她都会看完的。不过平时也是这样的吧,我说的总是比她多,微信的对话框里绿色的远比白色的要多。

我觉得这就是我们两个各自都艰难的一段时间。她体验到了我写给她第一封信里面所说的,晚上一个人在他乡的孤独感,也会自己在半夜偷偷哭泣。这都是不容易的,容易让情绪崩溃的。我体验到了现实的艰辛,开始要学着认输和低头,这也是让一个固执好胜的人崩溃的事情。而在这个各自需要的时间我却没有好好地跟她说话。

后来我再看我之前写过给她的东西时候,再看看早上打给她的话的时候,我会感叹一声真好。我都没有变,我还是那个会跟她说“难过的时候你跟我说,跟我说,我都在,我都在。”的那个人。


她的一个同学是我师弟的女朋友,现在大概要称之为前女友了吧。不久前她还跟我讲到他们要分手了。我那时候很害怕的,不知道我们会不会这样。昨天我跟她说陈赫也分手了,还好她并不认识陈赫这个人。但是那时候我也是很惊惶地在想一些不着边际的事情。因为我还是不知道我们会不会这样。

人们在感情里面很容易就会变得自卑和脆弱的,我也不例外,因为人们都害怕失去啊。

现在的这个年纪里,当我们刚刚开始一段恋情的时候,并没有人多少会说“永远”“我要娶你”“我要嫁你”之类的话。因为我们都变得慎重了,害怕自己说过的话被自己打破。于是我们一开始说的都是“顺其自然”之类的话。因为这个世界真的有太多变数了,我们开始害怕,于是连普通的许诺都不敢给了。

但是。

我希望你在看到的时候可以认真地感受我的感受,然后收下这句话。不要再说我幼稚或者小孩。因为这是真的。


今天看五军之战的时候,Tauriel抱着Kili的尸首问Thranduil

"Why love hurts so much?"

"Because it's real."

我那时还有那么一瞬间表示了认同,有时候我们也是不由自主地伤害到对方,事后总是在自我谴责和歉疚。并不是什么大事,Because it's real.


最后今天也看了一个很好的故事。我也想像故事的主人公那样。


我们来到了山顶的温泉,从房间走到温泉有一条未经休憩的,满是落叶和石头的。

我说,你脱鞋。你问干嘛。我说,走一下石板路对身体好。

于是你还是听我的话把鞋脱下走了起来。可是走了一阵子,大概是石头磕得脚疼,你停了下来。我笑着看着你,然后半跪下来做出要背你的姿势。

你笑着问我要干嘛,我说,我要背你啊。

可是我很重耶,你说。

这并没有关系,我说。

于是你还是听我的话上来了。走了大概十几分钟吧,快要到温泉了,你叫我把你放下来,让你自己走到温泉那里去。

让我再背一会吧,我说,你伏在我身上我没有感觉什么,我感觉很舒服,头靠在我背上的力度刚刚好,双手环着我脖子的角度刚刚好,连你这一身的重量都刚刚好。岂止是这一身,这一生都刚刚好。我想这感觉就是对了,你不是膝盖不好吗,等你以后走不动的时候,你就伏在我身上,我就是你的靠山。


写毕。此为拌嘴之后的日常才对。

   
评论
热度(2)
我们谈论性和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