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弗斯之歌

这样又一季

拉着行李箱走上七楼,浑身大汗回到宿舍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脱光衣服剩下一条内裤倒杯水在阳台上面吹风看着阴阴的天。

大概有四个月的时间没有回来,尘都积攒在桌面上鞋架上,有一双鞋子里面甚至结了蜘蛛网。但是在上厕所的时候,浑身大汗在下午就洗澡的时候,看着厕所黄黄的水垢,猛按几下沐浴露洗发水时冒出的香气,我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熟悉。

毕竟在这里住了好几年,总是会依恋的吧,不管是熟悉的事物还是熟悉的人。晚上跑到球场跟他们再打一场球,发现自己也跳不高了跑不动了,他们还有时间再拼多一年争多一个冠军,我们已经没有机会了。

突然就想起了几个月前的这个球场,如火如荼地在进行我们的最后一场比赛,每次做教练的时候我的心总是跳得很快,并不比做一个球员轻松,遗憾的是还是输了,没能拿到学院历史的第一次冠军。打完之后个个都在哭,我又能怎么办呢,难道跟你们一起在球场痛哭吗,不行的,我是教练啊,只能逐个地安慰你们,大大方方地捧起第二名的奖杯,然后等到没什么人的时候,伏在女朋友的肩膀傻哭乱喊,都结束了,都结束了。

这样又一季了,最后一季了。

大概很多人在开学注册这一次过后就再也难见面了,见面的时候都下意识在问,几时去广州啊,几时走啊,都不敢去问几时才能一起吃顿饭聊聊天。

我知道大家都要各奔东西各赴前程,只是想到不能随随便便地说,诶我们一起下楼吃顿饭吧我今天想吃双拼,我就觉得,喔,这么好的时光真的是要到头了。


回到学校的第二天早上看着路上往往来来的单车和新生,果然没有一届的新生让人感觉,喔,这一届的人长得挺好看还挺会穿衣服的,不过他们总比你多一年两年或者三年的时间,停留在这个校园里面。


这时尤其会想你,没有你在身边,都没有谁可以在陪我慢慢散步跑步。也许是跟同学们的离愁别绪触发了许多,更想你了。

   
评论
热度(1)
我们谈论性和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