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弗斯之歌

你说

你从来是我们两个中不善言辞的那一个,很多东西都说不好,又不会好好讲话,痛感神经也比正常人少了几百条,我的感觉你往往不能很好地感受到。

你在给我的信里面说我不像你以前的男朋友们那样温柔浪漫,你也不像以前自己谈恋爱的模样,老是做一些肉麻的事情,写一封告别情书里面也尽是一些叮嘱和期许,一句情话也没有我还真是佩服你。

你说我要学会自己咀嚼痛苦,其实这件事情我一直都挺擅长的,不然也不能偶尔地冒出一两篇自己很满意的作品,我都觉得那些是我咀嚼和思考得来的成果。只是跟你在一起之后渐渐变得有些依赖,这份能力也被削弱,但其实还在,没问题的,反而是我比较担心你。

你是这么的一个人,一个人也没关系,通常感觉到痛苦的时候就放任这份痛苦,自己慢慢消化。而我又是一个迟钝的人,就连你跟我说感冒我也只能在别人的提醒下才去买药给你的人,每每你将自己的痛苦与不快吃掉之后,你告诉我怎样怎样,我其实都很心疼,或者自责,我觉得是我的责任吧,我应该陪伴你吃吃吃吃吃吃,吃好吃的吃不好吃而又必须吃的。

于是我有时把这种陪伴的压力也强行赋予到你身上,我们的争吵也大概是“我觉得你忽略了我的存在”这个命题。我也慢慢发现大概是自己太自私,为什么总是想着付出就有回报呢,你知道的,你确信的,她是喜欢你的,这样就很足够了吧。

倒是让我觉得好笑的是,你家人不希望你这么早拍拖,所以跟你家人吃饭的时候,你跟他们说,我是你的一个追求者,但是吃片皮鸭的时候,竟然把咬了一口的片皮鸭丢到我碗里说太肥腻给我吃。我那时真是又好笑又好气,我小心翼翼在你家人维持的追求者形象就这样被打破,只好在众目睽睽之下吃掉这块鸭,而你眼睛还落在你夹不起来的那块烧卖。

慢慢地到了去机场的路,在直通车上没能跟你坐在一起真是让我一路上都没什么好说,还好在去兑港币的时候逃脱了你父亲的注视偷偷地牵了一程手。

去送女朋友去念书的男朋友大概都是勇士吧。

跟你讲再见的那一刻,我是从来都没有像那一刻一样,那么想娶你回家。

   
评论(1)
热度(9)
我们谈论性和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