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弗斯之歌

你所有的郁结

你所有的不开心和你所有的郁结,你可以去想想整个不开心的流水线,然后发现出错的还是你自己的一环。因为总有你自己做不好的地方,这其实就是扇动出一个飓风的蝴蝶效应那只蝴蝶。你不开心其实大多数都是在生自己闷气。

当然这只是我自己不开心的过程,还有一些人的不开心归结于世间的种种不公,还有一些人把自己不开心的责任全部推卸给身边的人。可是生活总是不公平的,你甚至就在因为不公平而受益的那方,至于推卸责任,就算再怎么推卸,别人也好像不会怎么不开心,反而你的郁结会变成一个死结,再也解不开了,像个肿瘤一样腐蚀着你,你嘴上还哼哼“都是他,都是他”然后死去,而他开心地旁观着你的葬礼。

其实我是想说我好像跳进了一场充满郁结的恋情,当然是只有我自己一个人充满郁结而对方却显得稍微轻松一点。

她总不是那么体贴,而我总是一个思绪繁复的人,于是我的白日梦场景可以分分钟变成噩梦场景。我每次凝视这些噩梦的时候都觉得这些噩梦也在凝视着我,并且马上要扑过来淹没我。

于是我变得多愁伤感与患得患失,就像前些天所写那样,i'm something now. I'm not nothing anymore.我总是跟朋友说我跳进这个坑里面再也难以出来,我只能不断地说服自己她还是喜欢我她还是喜欢我她还是喜欢我。

她还是喜欢我,这点当然毋庸置疑,只是我有太多的替代品,对啊,“她总不是那么体贴”,她可以眉飞色舞谈论她身边的男生,然后不经意地表达出在这个方面我其实是不如这个的,在那个方面我其实是不如那个的,我当然也会吃醋,但也没办法责怪她,她总不是那么体贴地照顾我每个感受,她就是这么率性纯真的人而我也喜欢她这一点。于是我吃醋之后也就开始觉得自己确实有很多改进的地方,想了下又急不来,还要屈居在那几个假想敌之后一阵子,于是开始难受郁结生闷气,然后她又说我不成熟。

果然还是不够成熟,不够强。

那时看到一个朋友截图一篇文章说,希望自己的男人是比自己强大许多的人,可以不停的追赶他,也不需要自己屈下身子来成就他的男子气概。而我不喜欢变成这样,我认为我的伴侣总是可以跟我平等、平静对视的人,这样会让我感觉舒坦,而且还会有额外的安全感。


我其实觉得我很厉害,而且还会变得更厉害,可以搞掂所有事情。

唯一搞不掂的是你啊。

   
评论
热度(1)
我们谈论性和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