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弗斯之歌

整个五月都没有写一篇东西。我还是喜欢称我写的东西为“东西”,而不是“文章”,就像我从来不会说自己是一个作者,作家之类的,而是觉得自己不过是一个写点东西的人。

哈,您请看,我写一句话都能扯到好远不搭边,离作家远着呢。


我的整个五月像是一个蓄势待发,等待着爆炸的时节。渴求一份好的工作,一个好的期末成绩,和一个大学球赛冠军。可是往往在就差一步的时候我跌倒了,明明很好的面试表现却没有被录取,明明很好的平时成绩最后却考得一般,明明就差一步就可以拿到梦寐以求的冠军,最后只能伏在女友的肩膀上面痛哭流涕。五月蓄势待发,满心期待着这是一个回忆满溢到爆炸的季节,最后却让我感觉就像屁放不出来,在肠道里面爆炸,呛到了肛门。

前些年有一部台湾青春连续剧叫做——我们在毕业前一天爆炸,打的宣传口号是——拥抱青春灵魂最深处。



我依然想着逃离。我深爱我的家人,却无法容忍他们的劣根性,无法根绝的劣根性。我一厢情愿地认为我要逃,但却不能逃得那么远,因为在他们最需要的时候我一定要在他们身边。

我一次次想他们的劣根性何来,或者只是他们身上有我认为不好的东西。他们身上有着不自知的恶意,习惯用金钱的数量衡量一个人的成就高低,现实得无以复加,我尝试着告诉他们世界其实更大,生活不止于名牌包包服饰和名车,还有书店图书馆剧院和艺术展,可是没有用。这种渐趋于绝望的心态让我感觉不好受,同时让我害怕自己慢慢变得现实而麻木不仁。

我讨厌这种环境,我一直在努力但是我却改变不了,我的自由被扼制,我只好逃,逃到别处去,挣脱这个环境对我的束缚。这就是我的答案。

更让我无限接近于绝望的是他们的反应——嘲笑、鄙夷、怒骂、争吵,完全让我感觉不到尊重和善意。

我有时会想,要是我的子女有着跟我不一样的想法,我会怎么样呢——我不把你当做孩子,也没把你当做是我需要救赎的对象,你就是你,你痛苦抑或不痛苦,你愤怒抑或不愤怒都是你的自由,我给你这份自由。这样你就不会感受到因为遭受我的扼制,而对我产生固执和偏见。我只能给出我的意见,而决定权在于你。我会在你走错路的时候拉你一把,但是在你走弯路承受更多的苦难的时候,我会觉得这是你的选择,你选择的痛苦。

我是靠着自己学会了这种不失尊重的善意——你可以说你不喜欢某种东西,但是你不能否认这种东西,更不能说喜欢这种东西的人都是傻逼。例子不必多讲,毕竟国内的网络暴力并不少见。

于是我把有时我在我家的处境称作精神暴力,毕竟我有时感觉被蔑视被瞧不起被笑话,被强迫着接受他们的观点和概念。还好我足够的“固执己见”,才能坚守自己心中的想法而没有退却。


这种幼稚而愤怒的言论,希望在很久之后我还能写得出来。

   
评论(1)
热度(6)
我们谈论性和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