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弗斯之歌

很久没写这些描述性文字,以前还挺喜欢,就呆坐在咖啡厅或者商场走道边的椅子里,观察服务员,顾客,路人,写下一些喜人不喜人的细节。

譬如隔壁是个大龄箍牙的女生,样子一般,她的男友也看上去与她相配。咖啡店的环境很好,豆子也不错,服务员会适时给你加水。让我感到欣喜的是,在店里拜访咖啡壶和豆子的货架上,还放了两瓶nikka——一个叫余市的日本威士忌牌子,说来这个牌子的威士忌也会带着一些或浓或淡的咖啡的熏味,口感也是先苦后醇。喜欢咖啡的人应该也不会排斥这威士忌。

店里有两个服务员是带台湾腔的,一黑一白(看起来今天judge了很多人,不妥),白净一点的女生长得也温纯,台湾腔很俏皮,所以多了写可爱的味道。鞋子很贵,跟一个好友之前的买的那双是一个牌子,我也忘记是什么牌子,只记得是一双挺贵的小白鞋。

这里是东莞,所以随处都会听到东莞话在流淌。大声小声滴滴答答叽叽歪歪。有时也会腻歪毕竟已经听了二十几年,但是更多时候是习惯跟亲切好笑。

姜味啤酒,蛋糕,甘草水果摆在冷柜。这个组合看起来有些奇怪。想到老板是潮汕人,甘草水果就显得正常,我想大概是他自己本人也喜欢吃。蛋糕就是咖啡店的标配,好吃不好吃没关系,关键是有跟没有。至于啤酒,是有些奇怪,现在是大部分的咖啡店都会配啤酒卖。这就形成了冷柜的内在逻辑。万物亦然。

隔壁就是球场。戴着耳机是听不到拍球在塑胶场地上的哒哒声或者闷沉的咚咚声。

今天的瞎鸡巴讲到此结束。谢谢大家。祝大家有个阳光明媚的愉快周末。

   
评论
热度(1)
我们谈论性和自由